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25 Thu 2007 22:04
  • 没事

她看着汤匙的汤里一只溺死的蚂蚁。
他看着她的犹豫。
她试着用筷子将蚂蚁捞起来丢掉。
试了好几次都不行。
也许蚂蚁太小。也许筷子太细。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说,你爱她,很爱她。
我说,甚至到现在你还爱她的,只你不自觉。
我说,我猜得出来,想得出来,看得出来。
你说,没的事。
你说,我不爱了。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老板有令,回公司传发新闻稿。十一时许到公司,偌大的停车场只见同事的车。将车子停在楼梯口,上了二楼,和同事打声招呼,就赶忙拿了新闻稿和一整叠的报馆通讯录去传真。同事也埋头苦干,准备将新闻稿电邮到各报馆。当然,大家都想赶快做完好收工。

在传真机旁开始了我机械化的动作:将纸张放进传真机,按了号码,传送。看着纸张徐徐的被吃进去,再缓缓从下方的滑出来,然后就是‘嘟’一声,再传另一家报馆。重复,再重复。一个字,闷。

传了十来分钟,突然纸张不动了,memory full,只有放点耐心慢慢来了。平时上班,即使大家都没怎么交谈,办公室里到底充满人气。现在望向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另一端隐约传来同事致电报馆的声音。平时同事们坐着的位子都空着,竟有点森冷的气氛。知道同事一走,胆小如鼠的自己肯定会心里发毛,暗暗祈祷这传真机争气些,好让我顺顺利利早点完工走人。然而,心里也晓得同事只回来负责发送电邮,怎么都不会比我的传真慢。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梁咏琪演过一部电影叫‘我的兄弟姐妹’,好像是说千里寻找失散多年的手足的故事。我没看,但相信应该是满感人的吧。

今天,我突然想起了他们,我的兄弟姐妹。指的不是家乡的两个姐姐与一个弟弟,而是几位与我有着一半同样血缘的亲人。

与我深交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有一班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不多不少,恰恰好十位。五男五女中,九个比我年长,最年幼那个与我同龄。我的‘大哥’已年近50,再比我大个几岁的话,可以当我爸了。没错,将家里的姐姐弟弟算进去,我们一共是十四个兄弟姐妹,我是我爸第八个,也是最小的女儿。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和她在屋子前院长满了杂草的地上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
他停下来,蹲下,将脚下的杂草拔光。
她欠下身子,用纸巾帮他抹抹额上的汗滴。
他看着眼前一小块光秃秃的土地,以手指当铲,挖了个大约尺半深的坑。
她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圆球放入坑里。他把挖出来的泥土覆盖回去。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从来不知道,在朋友的部落格留个言,也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因为,随时会有某个不知躲在那个角落偷偷的观察每一则留言的人,从旁杀出,挑出你留言内的某个字或词,来为你定下令你一头雾水的罪名。

2007年的第一天,在朋友的部落格里闹出了这样一个小风波。某人针对我给朋友的留言,说我影射他什么什么的,我想也没想的就顶了回去,结果他又写了篇回应来提醒我谨慎的运用文字。

在这事件里,我走错了一步,就是初初就不应该回应,而即使忍不住那口气而非回应不可,也不应该一出口就那么重,毕竟不是人人都有那样的雅量,尤其是某种正气凛然标榜自己是如何豪爽的人,往往更会扭曲别人的话,而且硬是以为大家都吃饱没事干,就是要针对他。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