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朋友说,我以为你会在生日当天在部落格写些感言什么的,特地上来却没看到。

我有时就是会做些人们意料之外的事。有时刻意,有时不。有时懒,有时没心情。

加上这个四月发生了许多事,而多数又都是不甚愉快的,以至提不起劲上来更新部落格。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30 Mon 2007 22:53
上星期外出晚餐,下车时门没关好,倒退一步,把车门使力‘碰’的一声摔上。就这么一小步,被后头停着的电单车的排气管灼伤了左腿后部。当时只觉得炙热的,一看,咦,好像没啥大碍。走了几步就觉着疼了,肌肉像被用力的扯着似的难受。吃饭时坐下,更是痛,胃口也大打折扣。还联想到BBQ的烤肉,而且是焦的。把饮料中的冰块拿来敷着伤口外围,止疼。伤口渐渐的泛黑,但还不太重。

回家涂上一层芦荟,说是对促进伤口复原有奇效。接下来的几天都反复的这么涂着,却也没见什么显著的特效。但那沁心的冰凉,对止痛还是有些效果的。上班穿了裙子,没裹上纱布的伤口大剌剌的暴露在人前,也没怎么在意。没办法,有时候就是那么的不修边幅。有时又那么在意他人眼光的我,矛盾。

洗澡时总要把伤口弄湿,有时抹干了涂些芦荟,有时眼不见为净,倒头大睡。就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照料’着我的伤口,渐渐的,怎么这伤竟越来越显眼,还有恶化的感觉?前两天终于敷了药裹了纱布,起床后换一次。今天下班回来,打开一看,变得粉红鲜嫩的伤口上竟有薄薄的一层水泡,蔚为奇观。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作很多,多得似乎永远没完结的一刻。没法集中精神,思绪常一下子飘到天外。老板吩咐下来的事,怎么也听不明白。脑筋变钝了。还好早上的会议顺利完成,幸不辱命。只不过会议记录要如何写出来,到时再烦吧。

总觉得双眼挣不开,照镜子时看见一个眯着眼无气色的自己。脑子里想着,明天是去?不去?K说别去了吧,手头上事情那么多,有心就好。我知道公司很忙,工作很多,一天没上班就意味着损失了许多赶工的时间,而deadline是如此的紧迫,那么的近在眉睫。但,我想去。我打定了主意要向老板申请明天一天的假期。

时间就在忙得焦头烂额之际悄悄流逝,同事提醒我,公司刊物的期限日近,中巫文稿件何时才能交货?我说下个星期吧,她面有难色。啊,要加紧步伐。但同时,手上还有好几单计划,我没有三头六臂,如何能同时间完成这许多任务?请假的念头慢慢被唯恐赶不上期限的急迫压下了,我迟迟没提笔去填那请假单。A来电问明天出席吗?我被工作压得快垮了,对着话筒说出违心的话:想去,但工作太忙,怕是走不开了... 说的时候是有点愧疚的,但这点愧疚的感觉在放下电话不久很快的被接踵而来的杂务给驱散了。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月10日,星期二,下午1时,在办公室内啃着三文治、紧张的对着电脑赶工,‘I Believe’的电话信息音响起,一连两次。以为又是电讯公司的宣传信息,看也不看。

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时,漫不经心的拿起电话,是Steven的信息。一看,短短的五个字,义简言赅,一目了然:‘游川刚去世’。这五个简单的字映入眼帘,如此直接了当,我却像看见什么艰涩难懂的字眼般糊涂起来了。他在说什么?去世?谁?脑袋空空洞洞的... 一会儿意识过来了,不敢相信,还回了个信息问没开玩笑吧?不到5秒的然后,摇了个电话过去,问Steven你说什么?那头他清清楚楚地说,游川刚刚走了。问了因由,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挂了电话。

无法集中精神,适才在工作上的狠劲没了。看着桌上狼藉的文件,电脑荧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觉得它们与我一点无关。旧同事A打来通知,今明两晚在富贵纪念馆,他们都会出席。之后又接到前上司Allan的电话信息,说火化仪式会在星期四进行。一切那么像真的,一切又那么不像真的。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现在的工作有时让我觉得很累。
我说累,是真的很累。
心力交瘁的那种。
朋友说这好啊,证明你有能力,能者多劳也。
但我宁可不要这个‘能’字。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