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很多,多得似乎永远没完结的一刻。没法集中精神,思绪常一下子飘到天外。老板吩咐下来的事,怎么也听不明白。脑筋变钝了。还好早上的会议顺利完成,幸不辱命。只不过会议记录要如何写出来,到时再烦吧。

总觉得双眼挣不开,照镜子时看见一个眯着眼无气色的自己。脑子里想着,明天是去?不去?K说别去了吧,手头上事情那么多,有心就好。我知道公司很忙,工作很多,一天没上班就意味着损失了许多赶工的时间,而deadline是如此的紧迫,那么的近在眉睫。但,我想去。我打定了主意要向老板申请明天一天的假期。

时间就在忙得焦头烂额之际悄悄流逝,同事提醒我,公司刊物的期限日近,中巫文稿件何时才能交货?我说下个星期吧,她面有难色。啊,要加紧步伐。但同时,手上还有好几单计划,我没有三头六臂,如何能同时间完成这许多任务?请假的念头慢慢被唯恐赶不上期限的急迫压下了,我迟迟没提笔去填那请假单。A来电问明天出席吗?我被工作压得快垮了,对着话筒说出违心的话:想去,但工作太忙,怕是走不开了... 说的时候是有点愧疚的,但这点愧疚的感觉在放下电话不久很快的被接踵而来的杂务给驱散了。

昏昏沉沉的埋头苦干,编辑文章、打电话、回电邮、传真、上下奔走... 啊下班了,除了累还是累。想再多做些,但双眼和脑子已几近衰竭。不想久留,匆匆的带了一些文件就走。我总是这样,把工作带回家,有时做有时没,带了心安。驾着车在回程中才猛然想起放在案头的请假单,心里沉沉的。

晚上爱得零来电,说明天想去,却又怕去。提起旧时点滴,都有点黯然。最后她说不去了。出去晚餐时我在心里挣扎着,吃得没滋没味的。K看我无精打采,说别想了,不是说工作忙吗,怎么走得开。嘴里的饭咀嚼了一半,脱口而出含糊不清的一句:我要去。K没听清楚,问我说啥。这回我清楚而响亮的说:我.要.去。他生起气来,说要真想去,在公司就该当面向老板请假。我说忙啊,根本没时间。他说你还知道说忙哦,试图以一堆理由来劝阻我:做事要有分寸、临时请假会给老板坏印象、东西做不完怎办什么的。我被他讲得没话了,静了一会儿,慢慢的说:我就是想去,你就让我任性这么一回吧。这下到他没话了,只默默的吃饭。打了则电话短讯给老板说抱歉,明天想请天紧急假。久久不见回音,猜是不满吧。但我没理,心头的重压突地不见了。

是的,明天我会去。送他这最后的一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tentomymind 的頭像
listentomymind

萬里情空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