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莎拉只有两个多月。她在11月中进入我的公司,和我同一个部门,同一个单位,而且就坐在我的后方。莎拉有双精灵的大眼睛,睫毛长而浓密,笑起来很甜美。单看外表,她就是个活泼大方、热情开朗的年轻美眉。然而莎拉私下告诉我,她的个性其实非常害羞内向,只是隐藏着而已。

莎拉刚进来时,同事C就八卦的问她:没有男朋友吗?她说没,C就夸张的叫嚷起来:怎么可能?莎拉笑:就是没有啊,会不会是我有问题?后来我和她熟了,莎拉告诉我,她现在和前几任的男友又在一起了。但他俩之间有许多需要克服的东西,信仰是其一。原来莎拉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常到教堂去祈祷,而他却不。莎拉一脸认真的告诉我:只有在他成为真正虔诚的基督徒时,她俩才有真正发展的可能。我问莎拉,当初怎会分手?原来我也蛮八卦的。她笑了起来说:当初还很小啊,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啊原来莎拉比我懂爱。她又跟我说,拍了好多次拖,但最后都因对男方失望而分手收场。莎拉的上一任男友和她在一起两年,最近要结婚了,新娘当然不是她。莎拉说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笑,但我看出了她小小的惆怅。

有一回我买了几客椰浆饭到公司请同事们当早餐,也预了莎拉一份。我对大家都一视同仁,没有特别跟谁比较亲近,也没跟谁合不来,就是淡淡的交情。但那天我看得出莎拉很开心,比起其他同事都来的开心。而有一回,早上我饿着肚子去上班,快到公司时接到了莎拉的电话,说她在买椰浆饭,问我要不要也来一份。我赶紧说好,心想待会儿再还她钱。结果最后是她请了客。而且她只请了我一人。我想,莎拉是很贴心的。

莎拉的工作主要是写册子、海报等宣传文稿,还有老板的演讲稿。我相信她的英文很强,但莎拉对自己就是没有信心,常在我们夸她时,谦虚的说自己不怎么好。感觉莎拉很爱笑,说话的时候总是开心的咧着嘴,眼角也含着笑的。但我渐渐发现,莎拉在办公室内不如她刚来那么爱笑了,而且向同事谈公事问东西时,总是带着忐忑。我猜想莎拉和我刚来的时候一样,在向同事请教时碰了钉吧。我刚进来时,对这行完全不熟,文件摆哪儿都不知道。老板叫我不懂就问同事,我问了,结果吃了一鼻子的灰。也许是同事太忙而心情不好,也许是我选的时间不对,无论如何,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都尽量不问同事太多东西,宁愿自己摸索。

我以为莎拉和我一样,很快就会对职场的种种感到习惯。但是,莎拉越来越紧张了,她几次跟我说老板好像常说她,又说同事似乎不怎么搭理她。我不以为然的告诉她,没什么的,做事小心些自力些就好了。她点点头,但我不确定她是否听进去了。有一次莎拉在老板训了她一顿后,找我单独吃午餐,她闷闷不乐的向我宣泄着心中的纳闷、不满和难过,一边抽着她的万宝路。是的,莎拉说她疏解压力的途径就是抽烟。第一次看她抽烟时,我瞪大了双眼,不能置信。我以为莎拉是个纯纯的小女生啊。哈,我还是习惯将抽烟和不单纯划上等号。我说莎拉,我不知道你会抽烟。她笑说,以前学会的,现在不常抽了。她又说,由于宗教的因素,想戒很久了,但压力一来,就是想抽。莎拉还告诉我,她的少女时代满疯狂的,常去舞厅什么的,男朋友也交了一个又一个。我在烟雾里看着莎拉,莎拉也在烟雾里看着我。我和莎拉就在许多次的交谈中交换着彼此的心事。

上个星期莎拉又被老板训话了。她说老板这回很严厉,也用了相当重的话。我安慰了她几句,当然,又陪着她抽了烟。只是这回,她的话不多。昨天,莎拉请了病假没来,今早上班看到剪短了头发的她,打招呼时,看见她眼里的恍惚。我要跟她谈公事时,她问我看了电邮没,我一看,莎拉有则邮件寄到了我的邮箱。看了内容,啊她呈辞了,只做到今天。她说想第一个让我知道。她还说很高兴认识我,我是公司里对她最好的人。莎拉说她要单独和我吃午餐,她请客。

抱歉,莎拉,我不觉得自己有你说的那么好。我还曾经为了你没帮忙减轻我的工作量而有点不爽呢。在莎拉进来前,我们单位资历最浅的就是我了。因此除了自己负责的翻译和编辑工作,像机械化的传真啦,偶尔跑跑腿到隔壁那栋楼去送东西啦这类的事,单位里数我做得最多。因此莎拉进来后,我以为自己‘打杂’的工作会减少。怎么说她都是最fresh的嘛,老板应该会安排她做做一些琐碎或跑腿的任务才对,我这么想。然而莎拉总是呆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着电脑打字,没怎么跑动。我很小人的一度有点不平衡。但是,我想我还是喜欢莎拉的,我相信她和我一样,待人处世都带着一颗真心,也不会去算计或伤害别人。我想,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忘了所谓的不平衡,而敞开心胸来与她交往。

我说还是我请客吧,问莎拉午餐要吃啥,她说,吃McD的开心套餐吧,a happy meal for a sad day... 午餐时我们说了很多,我问莎拉怎么这么快辞职,她说要继续念书。啊原来是这样,我很高兴她离去的原因不是因为老板的重话,但我相信在这里遇到的挫折对她的求去也不无关系的。我们快吃完时,同事们突然出现在面前,原来是要给她个‘惊喜’。我们一伙人在McD零零散散的聊了一会儿的天。C说,莎拉要走了,你失去一个好朋友啦!我说没啊,没有失去一位朋友,只是少了一位同事。莎拉听了,同意的说,对啊,只是失去一位同事而已。莎拉在McD的抽烟计划因为同事们的现身而被腰斩了,她只在我和其他两位同事面前抽过烟。等同事们上了车回公司,莎拉才掏出烟。我在树荫下陪她抽完后,我们才上车离去。

下班了,莎拉在离去前轻轻的拥抱了我一下,不知怎的,比起和我同事了近半年,最近因嫁去中国而离职的W,不舍的感觉我竟然在莎拉身上找到更多。

祝福莎拉。我可爱的印裔同事,啊不,是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tentomymind 的頭像
listentomymind

萬里情空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