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咏琪演过一部电影叫‘我的兄弟姐妹’,好像是说千里寻找失散多年的手足的故事。我没看,但相信应该是满感人的吧。

今天,我突然想起了他们,我的兄弟姐妹。指的不是家乡的两个姐姐与一个弟弟,而是几位与我有着一半同样血缘的亲人。

与我深交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有一班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不多不少,恰恰好十位。五男五女中,九个比我年长,最年幼那个与我同龄。我的‘大哥’已年近50,再比我大个几岁的话,可以当我爸了。没错,将家里的姐姐弟弟算进去,我们一共是十四个兄弟姐妹,我是我爸第八个,也是最小的女儿。

记得第一次见到我这班兄弟姐妹,是在好多年前了。记忆中,应该是超过20年了吧。当时到父亲的工厂里当‘童工’,爸为我们介绍:这是二哥、三姐,那是三哥... 当时年幼无知的我们,无从晓得从哪儿跑出来这许多哥哥姐姐,傻傻的跟着喊那些个陌生面容之际,幼小的心灵带着惶恐。

之后,随着到厂里的次数越来越多,逐渐熟悉他们的音容,也慢慢的懂得辨别每一位的特性:‘二哥’比较木纳老实、‘三哥’是那个酷酷的高个子、‘四哥’一副欠扁的拽样、‘三姐’看起来有点凶、‘四姐’老是一个冷冷的眼神抛过来、老幺每次到厂里去,啥都不做就在那儿玩真是讨厌... 这就是他们给我的印象。至于其他比较深刻的接触,实在寥寥无几。

我在父亲的厂里‘兼职’也有好几年之久,直到上了中学,工厂搬到北海去为止。而断了与厂的联系,就再也没见到他们。直到许多年后,几次回槟,在街上猛然看见一个似曾相似的面孔,总无法确定是否就是他们之中的一位。有时那身影会突然停顿,与我四目相会,刹那间彼此的眼神似乎交换了些什么... 然而,我实在不敢肯定自己有没错认。而我知道,假如那真是他们,对方也像我一样,不能确认我是否他们那个最小的异母妹妹。毕竟,十多年的岁月,足以让一切幼时的记忆模糊走样。更何况是对一段没有情谊,只有血缘联系着的‘亲情’而言。

除了‘大哥’与‘五姐’,与他们的渊源就只有那么一点。‘五姐’中学与我同校,我念预备班(初一)时,她的家政初二就在我隔壁。记得第一天上学遇着她,双方尴尴尬尬的笑了一下,就赶紧逃开。那一年,就只是偶尔远远的看着她与同学谈笑的背影。

‘大哥’呢,是在十多年不见后,前年在吉隆坡‘重逢’的。少时异常高瘦的他,竟已成了个胖子,看起来十足是个典型的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他透过父亲约了我出来,恰谈‘合作’事宜。原本以为久违的‘兄妹情’会在那时重燃,双方可顺利合作愉快,也了了父亲一宗心愿。熟知‘谈判’破裂,还导致我后来和爸长达一年互不交谈的后遗症。想来,只能叹句人算不如天算吧。

而现在,他们和我,可说是不相往来,联系着彼此的,真的就只有血缘,和姓氏而已。

我不知道我和我的这几位兄弟姐妹,在未来的日子里是否还有什么交会,就如我所说,世事难料。但我清楚的知道,即使我不想刻意面对,也无法否认他们偶尔会从我久远的记忆中蹦出来,和现在的我打个招呼问声好。

就好比今天吧,我突然就又想起了他们。

我的兄弟姐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tentomymind 的頭像
listentomymind

萬里情空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