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的祖母享高寿去世。那天他接了通电话后对我说他祖母走了。我听不清楚,问了好几次,他也重复了多次,无非是为了“祖母”这两字。最后我终于搞清楚,忍不住对他说,婆婆就说婆婆啊,祖母祖母的,又口齿不清,谁听得出来。想想我也挺残忍的,人家婆婆去世,是丧事,我还在那找碴。K就是不服,说婆婆是母亲那边的,祖母才是父亲这边的。我说没那回事,婆婆是父亲的,外婆才是母亲的。为此我们辩了许久,都没结论。但我这篇文章还是舍婆婆而取祖母,是拜K所赐了。

K祖母的灵柩在富贵纪念馆,我去了两次,第一次由傍晚七点多到十一点多,除了致意及献花,就无所事事。这地方我八个多月前去过,重游旧地,始终没有兴奋的感觉。(那当然...有人往生才来)我与K祖母只见过一次面,就在年初她过生日宴客时。当时K的家族几乎都济济一堂,有的甚至从国外赶回来,就是为了参加这位长者的寿筵。没想到我见K祖母的两回,都有关她老人家“生”与“死”的两件大事。由于接触少,我对她老人家没有特别感情,有的只是对长者的尊敬。

第二次我再去,是下葬的前一天,诵经等仪式由下午四时至晚上十一时许,听起来就相当累。虽然我并不需参与那些仪式,但要待在肃穆森冷的殡仪馆这么长时间,无事可做比有事忙还来得难过。尽管我事先带了本书好打发时间,但要坐着几近八个小时看书,那是连我也吃不消的。因此,看书看得眼睛累了,我就像个幽灵似的,忽尔飘到东边,忽尔飘到西边,整个馆差不多都给我走完了。我呆在电脑前一两个钟头免费上网,手机的游戏也玩了又玩,短讯发了再发,天!我这辈子还没有如此游手好闲过。好几次我探首往灵堂一瞥,都是见到K祖母老人家的儿孙们不是随着道士的经文跪拜在地,就是跟在他身后围着灵堂绕着圈圈走啊走的。老实说,我看着都替他们觉得累。

我在想,诵经超度等仪式,虽然旨在令死者安息,是子孙们的孝心,但费时劳神花钱,为生者带来的不便也不少。然而,假如一旦省却了这些传承先人传统的仪式,身为后人的我们,尤其是老一辈,又会不会安心?要厘清这个问题,想来该还要花上好多年的时间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tentomymind 的頭像
listentomymind

萬里情空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