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老板有令,回公司传发新闻稿。十一时许到公司,偌大的停车场只见同事的车。将车子停在楼梯口,上了二楼,和同事打声招呼,就赶忙拿了新闻稿和一整叠的报馆通讯录去传真。同事也埋头苦干,准备将新闻稿电邮到各报馆。当然,大家都想赶快做完好收工。

在传真机旁开始了我机械化的动作:将纸张放进传真机,按了号码,传送。看着纸张徐徐的被吃进去,再缓缓从下方的滑出来,然后就是‘嘟’一声,再传另一家报馆。重复,再重复。一个字,闷。

传了十来分钟,突然纸张不动了,memory full,只有放点耐心慢慢来了。平时上班,即使大家都没怎么交谈,办公室里到底充满人气。现在望向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另一端隐约传来同事致电报馆的声音。平时同事们坐着的位子都空着,竟有点森冷的气氛。知道同事一走,胆小如鼠的自己肯定会心里发毛,暗暗祈祷这传真机争气些,好让我顺顺利利早点完工走人。然而,心里也晓得同事只回来负责发送电邮,怎么都不会比我的传真慢。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