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不知道,在朋友的部落格留个言,也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因为,随时会有某个不知躲在那个角落偷偷的观察每一则留言的人,从旁杀出,挑出你留言内的某个字或词,来为你定下令你一头雾水的罪名。

2007年的第一天,在朋友的部落格里闹出了这样一个小风波。某人针对我给朋友的留言,说我影射他什么什么的,我想也没想的就顶了回去,结果他又写了篇回应来提醒我谨慎的运用文字。

在这事件里,我走错了一步,就是初初就不应该回应,而即使忍不住那口气而非回应不可,也不应该一出口就那么重,毕竟不是人人都有那样的雅量,尤其是某种正气凛然标榜自己是如何豪爽的人,往往更会扭曲别人的话,而且硬是以为大家都吃饱没事干,就是要针对他。

在我的第一篇回应里,老实说也许火气大的是我而不是那一位,然而,他的怨气,我在几百公里外都感觉得到,那让我想到4个字:深闺怨妇。对,在我看来,他就是积了一肚子不满,伺机而动,随便抓个看不顺眼的人来开炮,以抒解积怨的那种人。

其实,我的第一篇回应应该是这样写的:“对不起,我这留言是留给XX不是给你的,我也不认识你,因此不会回应你的话。”那不就完了吗?也不会再惹出那一位的第二篇精彩留言。我之所以选择不继续回应,是因为对那位朋友有点不好意思,何必在人家的部落格里舌剑唇枪的呢?否则,我早就开火了。 但我知道那一位不会善罢甘休,会以另一篇更长的留言来回应我,而这场骂战也会甚嚣尘上,越演越烈。

借用朋友的话:因此,我只能默默地写自己的部落格。 希望这次不会杀出个程咬金,跑到我的部落格来谴责我用词不当吧!

以下是我本想告诉那一位但没有留言在朋友部落格里的话: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没有兴趣了解你是怎样的人,有什么直爽的个性,如何有型的性格。我只知道自己的性格,从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甚至有时因为常秉持着‘就退一步算了吧’的想法,而给人怕事的错觉。但假如你真的‘踩’到我的尾巴,或那天刚好心情不佳而你又来惹我,那我隐藏着的火爆性格就会将你烧得体无完肤。

我也没兴趣知道平时你与你的朋友们是如何习惯的以尖酸刻薄的方式来交流。那是你,不是我。我不是你的朋友,我们之间没有深厚的友情,我没理由也不想承受你的尖刻。

我在想你说的话,假如给朋友的留言都要绞尽脑汁以想出最恰当的用字,以免得罪对方,这样的相处方式会让我觉得很累。也许你享受于那种方式,也许这是你的风格,但就如我所说,我不是你。

你说你一向都不否认自己的无聊生活方式,那么一开始又何必针对他人的留言来说人家影射你无聊呢?即使真的说你无聊,你又为什么会吃不消而留言反驳呢?

你说你的中文造诣不算专业,假如是这样,就请你别老学究般鸡蛋里挑骨头的在他人的遣词用字里找毛病。而最最重要的是,in the first place,请别介入不干你事的留言中! ”

这个风波让我得到这个结论:世界上的确有‘你不犯我?对不起,我就是要犯你!’的那种人。 也让我想到一句古老的话:一样米养百样人。

我不认为那一位会看到,也没想要谁去通知他到我的部落格来读这篇文章。我写出来,纯粹想一吐为快,并不是想展开骂战。 老实说,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又,我描绘的那一位,也许骨子里并没有如我所说的那么糟。但这就是他在这件事里给我的印象,我也没兴趣去深入了解他,希望不会有人跳出来为他辩解。

最后要说的是:我写这篇文章是就事论事,针对的也就只有一个人物。对其他不小心被牵连到的人, 真的抱歉。 也许我小题大做,也许我器量不大,也许我幼稚透顶,但,就请容许我在自己的部落格里抒发一下情绪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tentomymind 的頭像
listentomymind

萬里情空

listentomym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